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2116066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10|回复: 0

风雪太白山

[复制链接]

3820

主题

383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01
发表于 2019-1-2 14: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王靖


    昨天的穿越用死里逃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户外三年我也多少算做一名老驴友了,可是如此恶劣的天气我却是头一回经见,现在回想起,仍不免觉得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微信图片_20190102151320.jpg

 “人间仙境太白山。"这一句话带给人足够的美好与向往,我也是在经二路上宣传太白山的图册里被她那一幅幅的美景所震撼、所吸引。一湖碧波的大爷海,云雾缭绕的抜仙台,这些美景足以引领着我前去爬山。况且我又是一名登山爱好者,横亘在大秦岭上的第一主峰,又离家咫尺之遥的太白山,怎能不让我蠢蠢欲动。于是脑子里早就计划好了“五一"节放假期间登顶太白山的愿望。
  "五一"的太白山,可谓是人山人海,游客络绎不绝,操着天南海北口音的游人将偌大的景区挤得水泄不通,经与景区内司机交谈,五月一日这天,景区内客流量达到最高峰,也突破了工作人员的接待极限。
微信图片_201901021513211.jpg

  我们八人是一个装备精良的团队,背上又大又重的背包,脚下又重又厚的户外鞋,全副武装的我们与那些轻装上阵的游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疑我们也是景区内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与普通游客的不同之处是,他们是从第一个景点,一个景点一个地景点换乘车辆去游玩,而我们是直奔目的地大爷海而去,莲花峰瀑布是第一道景,游人最多,我们也得下车排很长时间的队再换乘车辆奔赴第二个景点,经常在秦岭里穿越,比莲花峰瀑布美的瀑布比比皆是,所以我们也就不去挤那个热闹了,途经世外桃源时,领队鳌太哥说:"那就是河沟里盖了几间破房子。"没有什么看头,为了节省时间,避开人流高峰,原计划徒步上山的我们不得不坐索道上去,抢先去大爷海登记住宿。从天圆地方下索道,步行去大爷海还得再走5、6个小时,登山的确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随处可见走不动的人,高海拔地区缺氧加之有的人不经常锻炼,去大爷海和拨仙台的美梦早已被现实击得一地碎屑。
    老实讲,五月份的太白山着实不能够吸引人,树叶没有返绿,牡鹃花未开,有的只是光秃秃一片无边无际的大石海,第四纪冰川遗迹的地形地貌也会带给没见过的游客一份惊喜和震撼。五月一日这天天气异常晴朗,出现了罕见的高温,按照以往登山经验,海拔越高,会越来越冷,海拔每抬高100米,温度就会下降0.6摄氏度,我们一路上要不停地给身上加衣服,而这一天,我是穿着一件黄色防晒衣一路奔至大爷海。我们八人团队体力不均,前后相差约一个多小时,我于第三名到达大爷海宿营地,鳌太哥早已登记好床位,迎接我们每一个人的到来,铜灰铝灰一个人上拔仙台去了,我放下背包返回去接一路上呕吐不止的大姐夫了,真后悔拉两个毫无户外经验的人来走这种大型穿越。海拔极高的大爷海寒气逼人,周围山上白雪皑皑,当静止不动的时候,赶紧要找一件厚衣服穿在身上,他们在屋内做饭,我和同行队员在还未溶化的大爷海上玩了起来,大爷海一边建的是铁皮板房,一边是两座庙宇,庙旁是坡度极陡的斜坡,几名大学生在那边玩起了滑滑梯,我也想去玩,无奈我们的人都太乏,没人陪我去玩,想法由此做罢。住宿环境不堪设想,而且极其简陋。设施单调而又肮脏,黑心的老板乘着假期游客的剧增而将平时一个床位60元漫天要价至100元,上下架子床,一个床板住四个人,薄如蝉翼的褥子,又脏又臭的被子,四个人只给三条被子,男女通铺,天啦!这如何住?一条被子晚上怎么扯,如果是两个陌生人更是没办法住,一间不足二十米的房子支了五张床,一间房子住了40个人,这样算下来老板一间房子一晚上可以收入4000元,一壶开水40元,一碗泡面20元,就这条件你爱住不住,不住会被冻死在外面,屋子外面零星搭建了几顶帐篷,占用地盘得收30元租金,我们为了减轻负重,这次没有背帐篷。这几年户外运动越来越趋向年轻化,并且多为在校大学生,年轻人好奇心胜、探险欲望强,于是节假日大学生成群结队的出来探险穿越,住宿在大爷海的人只有我们八人年龄偏大,平均年龄47岁,但只有我们的装备最全、看起来最为专业。我们来此的共同目的就是晚上养精蓄锐,早上一鼓作气爬到太白山最高点拔仙台看日出。晚上的房子空气异常混浊,嘈杂声一片,上铺人一翻身架子床咯吱咯吱地响,呼噜声此起彼伏,那边有人亳无顾忌地放着响屁。忽明忽暗的灯光在老板恩赐了我们几小时之后瞬间熄灭,当所有疲劳袭来的时候,我也沉沉地进入梦香,一阵吵闹声将我吵了醒来,找手机看时间,不到晚上十点,一名失温游客被三位晚上前去探路的驴友救了下来,听他们讲,拔仙台上一个人迷了路,一个人失了温,这个失温的人被安排在了我们宿舍他们朋友的床上,他们让失温驴友衣服脱光,并喊女同志回避一下,一杯热水递给失温驴友之后他的意识才渐渐恢复了过来,对他们这种萍水相逢、拨刀相助的侠肝义胆精神,我打心眼里很是尊重。至次闹腾完之后,我再未合眼,忍到零晨四点我穿好衣服之后打着头灯上卫生间,只见一股股的雾气在光束里飘动,一看雾大,我心想今天山肯定不好爬,我们爬山之人最忌大雾迷漫,那样不但影响行进速度而且极其容易出事。进房子之后我呆坐在床板上再未睡觉,我的响动惊醒了屋子里所有的人,人们陆陆续续开始起床,鳌太哥起床为我们每个人烧水做饭,零晨五点左右,有人发现外面飘起了雪花,而且雪花越飘越大,温度越来越低,为了赶路,我们收拾完之后,商议由此下山返回,原定的穿越计划为了安全期间改为返回。低洼处的大爷海我看见了美丽雪花的绽放,总也觉得心情妙不可言,我们集体出发在大雪纷飞的大爷海石头前拍了一段视频。从大爷海上去,我们即将走向回家的路,没想到后面危险在一步步逼近,至次也拉开了恶梦的大幕。
微信图片_201901021513212.jpg

  上了大爷海是一个垭口,风旋转着吹,风好像一个恶魔张着血盆大口想吞噬掉山上一切的一切,山和天昏暗一片,分不清什么是山,什么是天。在这种时候葬身山谷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不能估算出此时风力到底有多大,我只觉得它像一只无形的大手随时有将我掀落在万丈深渊的危险,或者会把我抛向天空吹得了无影踪,恐惧袭满了我的全身,求生的欲望使我紧紧抓住了驴友铜灰铝灰的背包不放,我告诉他,两个人的体积相对重一些,风掀翻我们的危险性相对会小一些。
    前面走的人,背包上的防雨罩已被山风吹到山谷上空,不停地飘荡,紧接着几个人的包罩被风掀到高空胡乱地飞舞,一时间山谷上空飘满了几个颜色各异的包罩,我的包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上了天空,狂风嘶吼着如同刀子在脸上割,好似锥子在脸上刺,我裸露在外面的脸被风蹂躏的疼如针扎,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变得方寸大乱,六神无主,铜灰铝灰的手没戴手套已经冻得失去了知觉,他告诉我与其这样冒着生命危险被冻死在山上还不如返回宿营地为好,他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于是我们告诉后面继续前行的人捎话给我们领队,告诉他我们俩暂时不回了,在返回的路上,一拨一拨的年轻人迎着风雪往下撤,我告诉他们前路实在太危险不如返回去等,有的人知难而退,有的人却迎难而上冒着风雪继续前行,回到大爷海宿营地,我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脱掉鞋上了床,在床上坐了不到十分钟,鳌太哥怒气冲冲地返了回来,他把包朝地上一甩,拐杖朝地上一扔,朝我们俩大吼了起来,他扯着脖子喊:“你们咋能这样,怎么能擅自脱离队伍,招呼不打一声就回来了,风大也就是垭口这儿风大,海拔越低风力会慢慢减小,那些大学生穿着那么单薄都走过去了,咱们比人家的装备都好,咱们穿的比别人都厚,你们有什么理由扔下一个团队不管,而只顾自己呢?出来要有团队意识,像你们这样子,我以后怎么当领队啊!我以后怎么领人出来,我以后怎么领你们出来,你姐和你姐夫都走了过去,你做为一名老驴为什么不能走过去。"我愧疚地看着他,内心充满着指责,铜灰铝灰更是坐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跟他爬了几年山,很少见他这样给我发过脾气,鳌太哥犯脾气的时候也是蛮凶的,虽然他表面很凶,但是他有很强的领队责任感,他也是一个心肠柔软的人,他明白他带出来的人一个都不能掉队,并且要把大家安安全全的带回家。
    自知理亏的我俩乖乖地跟在他后面,我告诉他,他在我跟前我就会有安全感,过垭口时,他一只手抓着我的手,我告诉他我抓他的包,仅容一个人通过的山路俩个人并行再出个闪失可怎么办啊?此时此刻我真的好感动,有他陪着我从生死线上经过,多少我心里也感到一丝安慰。
    风继续嘶吼着,举步维艰的我们在风中一步步地往下挪,前面的人在大文公庙等我们,我们时不时经过那些没穿冰爪,没套雪套的年轻人,有的学生只是一个单七分裤,低腰袜子,浅腰运动鞋,小腿一小截裸露在外面,一个个冻得脸色紫青,瑟瑟发抖,我看到他(她)们既心疼又难过,孩子们比我强多了,既没户外经验又没带多少衣服这样冒着生命危险走了下来,我也真的好佩服他们的勇气,其实在出发之前,鳌太哥就告诉我冰爪和雪套必须要带上,怕冷的我衣服自不必说几乎带了足够两个人穿的,没曾想遭遇恶劣天气的第二天我所有带的衣物全都派上了用场,光厚袜子我脚上就穿了三双,事实证明,有备无患多带几件衣物必要时会派上用场。
   爬山第一天,我如同在天堂,观赏人间美景。第二日,我如同在地狱,好似阎王爷好心没有收留我。连续两天的爬山,又好像我从夏天来到了冬天。
    第二天返回景区小文公庙时,从早上的大雪纷飞到雪后初霁,我真是经历了一日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景象。
  第二天高反引起姐夫依旧呕吐不止,他脸色乌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鳌太哥告诉他们两个坐索道下去,我们六人沿左手木台阶步行下山,沿途下山时不时会欣赏到宛若仙境的云海和银装素裹的太白山,此时我已元气大伤,无暇去欣赏沿途美丽诱人的风景,脚麻木不仁地向前挪动着,只想着尽快下山。
  其实早在计划穿越太白山之前,我就一直在关注天气预报,天不好坚决不上山,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场肆无忌惮的大风雪把我的穿越计划化为了乌有,也打乱了我登顶太白山的梦想。
    五月一日出现的罕见极热带强对流天气,导致了大风降温,辐射范围之广波及之大,影响到了周边几个省,到处在刮大风,下大雨下暴雪,温度剧烈下降,身处在秦岭最高点的我们怎能不成为最大受害者呢?这种恐怖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或许没有人能把这个恶劣天气能用更为形象的语言描写下来,直到晚上睡觉,我仍旧恶梦不断,梦中数次被惊醒了过来。  
     今天上班我告诉所有人,我是重新活过来的一个人,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我一定得好好活着,好好享受人生,继续我未完的登山梦想。
(编审 杨海卿  责编 邓晓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