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2116066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50|回复: 0

回家

[复制链接]

3838

主题

385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61
发表于 2019-1-8 17: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王靖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2.jpg
   家在扶风,我在外地上班。我像一只鸽子穿越思念的距离,飞回扶风的家。
   周六,姐和我一拍即合,带着母亲回到扶风,她老人家来到宝鸡一月多了。父亲牵绊地里的农活,说啥也不肯来。最终母亲把父亲一个人撂在了家里。
   最怕冬天回家,在车上我告诉母亲。母亲说道:“你父亲在家,你不回去看看能行吗?”说的也是,老人在家,我能不回去吗?在宝鸡我们时常牵挂着他,牵挂他的冷暖;牵挂他的温饱;牵挂他的一切的一切。
    周六的天,一反常态的温暖。我们驱车沿百里画廊南岸而行。今天有轻微雾霾,极目远眺,秦岭模模糊糊、时隐时现。冬天的风把绿色吹走了,田野里一片萧条寂寞,只有麦苗在冬日的暖阳里尽情的享受着阳光的抚摸。
   姐说走到蔡家坡我们上高速,我说回去又没啥急事,咱就当一路观风景。于是我们一路向东,沿着家的方向风驰电掣般地驶去……
   父亲在家等着我们,这几天地里活不多,他又给自己没事找事干,天天坐在门上劈柴。到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我们马不停蹄又拉上父亲去扶中接侄子。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jpg
   每次回家,我们全家要在县上聚一聚,儿女团团圆圆的围坐在父母身边,好让父母开心快乐。县上新开了一家“码头故事,”火锅店,价位不高又好吃。这家火锅店现在成了我们全家聚餐的根据地。吃罢饭侄子抢先一步结账,我总觉心里欠欠的。
   晚上回家,一轮弯月挂在天空,旁边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因此上月亮不会感到寂寞。乡村的夜只听见狗吠的声音,乡亲们早已关了头门进入甜蜜的梦乡。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1.jpg
   我们回来了,嫂子和侄子回来了,二姐一家也来了。我们全家人在拉家常,由于人太多,炕上的、脚地的,一时间人散散乱乱地塞满了整个屋子。能看得出来,儿孙围坐在一起,父母一晚上开心得脸像菊花般灿烂。
    今天在外服兵役的大外甥探亲休假,一大早提亲去了。下午父亲急等二姐夫拉他去看树苗,左等右等不见人回来。晚上拉家常时,父亲调侃地对二姐夫说:“人家新亲坐一坐说说事,吃罢晌午饭就走了,你们浆水没味地往黑呀坐哩!”二姐夫笑着回答:“我们是战友结亲,俩个娃又是校友,因此上是亲上加亲。媒人也是我们的战友,三个战友见了面酒先喝的放不下。定亲时间在腊月二十二,到时候我们备好吃的,你们来。”说完话,二姐夫扭头望了我们一眼。
   闲话拉到深夜,散场了,大家各回各屋休息去了。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一进上房二楼,房子像个冰窖。我勉强躺下,被窝里有电褥子倒还不冷,就是裸露在外面的脸冰凉冰凉,这就是我冬天不爱回家的原因之一。
   勉勉强强在寒冷的冬夜我总算睡着了,一觉复明,看表已是早晨六点二十,我穿衣下楼去前面找父母,这时父母还没起床在说话,我鞋一脱,挤上了炕,和父母一道拉家常。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3.jpg
   早上约八点,母亲起床给我们散了糁子。冬天天短,吃罢饭我们要走。我与母亲收拾厨房,大姐和父亲去装柿子。
   前一向,母亲在家时,她和父亲摘了许多火儿罐柿子,在后面房檐下炕烟门处存放着,周围用砖头围了一圈,上面扇上塑料纸、麻袋,再用几个棍子横七竖八地压在上面。
   冬天老鼠无处觅食,发现了柿子。为了不给老鼠可乘之机,父亲与姐把好柿子挑了出来,把烂柿子扔了,然后把好柿子搬到上房父母睡的脚地。我问母亲:“柿子怎么老鼠也吃?”母亲说:“老鼠见啥不吃,柿子又软又甜,吃起来才美咧。”
   我们走时,父亲又坐在门上劈柴。我给父亲说:“爹,今天天暖和,您下午坐在太阳底下暖暖和和劈柴,不是更好吗?”父亲笑着答道:“下午暖和了,我还想骑上摩托车去法门苗圃看看。”我一时语塞,心里默默地想到,勤劳了一辈子的父亲如今到了晚年,还这样勤劳。
   在回宝鸡的路上,母亲说,昨晚父亲告诉她,她去宝鸡了,父亲每天晚上没人说话,天天晚上望着楼顶数楼板。母亲还说,父亲热闹惯了,以前公司没搬走时,家里吵吵嚷嚷,公司般走后,有她陪着,父亲倒不觉得怎么寂寞,现在她去了宝鸡,父亲一个人守着偌大的院子,显得孤苦伶仃。父亲告诉母亲让她回来住县上,因为母亲在宝鸡住了八年,已经习惯了,而且宝鸡有母亲的许多好伙伴,她断然不肯回来,要是天暖和母亲会在家陪着父亲,可眼下是严寒的冬天,我们做儿女的也不愿母亲在家受洋罪。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4.jpg
   回想刚才我们走时,父亲不大情愿的样子,不像以往那样的热情,在车旁嘱咐我们,路上开慢点,小心点,到了打个电话等等。这次他提个笼子去揽柴,母亲摇开车窗,大声朝他喊:“你洗脸毛巾脏了,我洗了给你晾在院子里的绳子上。”父亲好像不高兴似地“嗯”了一声。
   家在扶风,我们在外面工作,家里事事八节,我们都得回来,自从离开扶风这个家,每年记不清多少次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诗人余光中说:“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我要说,乡愁是长不大的孩子,爱不完的父母,回不完的家。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1901081747125.jpg
    王靖,女,扶风人,网名 荷塘月色、绿满四季。出生于1975年,现供职于宝鸡某保险公司,喜欢登山,爱好文学,擅长散文写作,多篇作品刊发于各大网站、媒体及宝鸡日报。
(编审 杨海卿 责编 邓晓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