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2116066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73|回复: 0

宝贝把光明给你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1 天
连续签到:1 天

4366

主题

438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01
发表于 2019-1-10 10: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张昆

3.jpg

    “宝贝,妈妈在这。”

    我转身面向声音的方向缓慢走去,摸到妈妈的胳膊。妈妈轻轻的将我搂住,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我一生下来,就什么也看不见,可上天竟给了我一双漂亮的眼睛。

    “可爱极了!”爸爸说:“就叫宝贝吧,你永远是我们最心疼的宝贝。”

     为了让我能看见这美丽的世界,妈妈领着我穿梭于各大医院。

     “宝贝,上台阶。”

     我们第N次走进这家上海最权威医院的大门,周围是我熟悉的来苏水味,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的味。医生说,能让我重获光明的唯一办法,就是移植新鲜的眼角膜。

     这次,妈妈接到电话,让我们马上住院,等待移植手术。

     呆在病房,我百无聊赖,趴在窗台上,让脸向着窗外。

4.jpg
    我习惯了一个人,在窗前,听春去秋来,听鸟语花香。在寂静的夜晚,我常常能听到,窗外花开的声音,还有小草们的窃窃私语。

    想象着手术成功的那一天,我要松开妈妈的手,到开满鲜花、洒满阳光的草原上去奔跑,从此离开无边无尽的黑暗,我将拥有整个世界。我要象小鸟一样,在阳光下,自由自在的飞翔。

    我不但能闻到花香,还能看到它们的样子。

    对了,它们会是什么样子……

    想着想着,我不由得笑出声来。

  “咚   咚   咚”

   有敲门声打断我的思绪,我保持微笑的样子,把脸转向门口。


  “你好!我叫光明,和你住在同一病区。”

    一个好听的男孩声音向我耳边飘过来,轻轻地。

    “你也在等移植眼角膜?”

    我收住笑容,面带疑惑,向着声音的方向。

    “哦,不是,我是感冒发烧。”

    不管怎样,有人来说话,就很开心。妈妈在我手术前,要处理好多事,我却因为手术的临近,有好多话想与人说。



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些默契发生在两个人身上,我与他仿佛相识多年,没有陌生感,没有拘束。我们坐的很近,他的声音仍然那么轻柔,好似绕梁的音乐,却总是没有力气,轻飘飘的。

他说他出生在北方,在天池脚下,那里有鹿乡,那里有松花江,那里有他的童年……

“你在北方长大,北方是个什么样子?”

  我好奇的问。

“北方,有漫天飞舞的柳絮,有火红的杜鹃花,有无边无尽的金黄色麦子,有象小灯笼一样高高挂在树枝上的山里红,有皑皑白雪,可以堆雪人打雪仗……”

“火红的杜鹃花是什么样子的?”我问他。其实他说的金黄色麦子和皑皑白雪我也没有见过,可我突然对颜色产生了兴趣。

他想了想,笑着对我说:“火红就是冬天里烤火的感觉,金黄是暖风吹在身上的感觉。”

  我也笑了,第一次知道原来颜色也是可以感觉的。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宝贝,你知道白色是什么样子吗?”

我想他一定是看见床头上我的名字,我摇摇头,感觉他的手热热的。

“那是一种很纯洁、很干净的感觉,就象你。”接着我们说了许多关于颜色的话题,他用一切我所能感觉到的方式告诉我,我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中。
     
“咱们到花园里走在,那里空气新鲜。”他提议说,声音依然那么轻轻的。

2.jpg

我们并肩坐在花园中央的长椅上,周围是清新的空气和柔柔的暖风,让人沉醉,那一刻,我仿佛等了多年,不由得深深地吸了口气。

“光明,手术前我能摸摸你的脸吗?那样进手术室想着你的摸样,我就不害怕了。”我和他竟然象老朋友了。  

风轻轻吹过耳边,他牵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脸上,我的手冰得他打了个冷颤。

“凉到你了吧。”我不好意思的问。

我感觉他的嘴角向两边弯了弯,他笑了,“没关系。”

他很瘦,高高的颧骨,鼻梁也高,很直,深邃的眼窝,有长长的睫毛轻轻刷过我的指尖,感觉到一种忧郁,额头很光滑,应该是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嘴唇紧抿着,突然鼓起两腮装着变胖的样子。

我们俩同时笑了。

“手术后,我还能见到你吗”我竟然对他有点恋恋不舍。

“会的,我还要邀请你到我们白山湖去,那里很美,青山绿水。有宏伟的拦江大坝,有森林氧吧,有抗联密营,有宁静幽远的白桦树林,有梅花鹿、有雾凇、有冰雕……我还得借给你一双眼睛,慢慢地去看,那是我生活的家园,我非常非常喜欢它。”

他说着说着有点激动,声音也明显提高,并伴有喘气的声音。

“我想一定很美丽。”我接着他的话说,同时明显感到他的虚弱。

“妈妈说,最重要的是那里有英明果断的领导,有勤劳质朴的员工,还有热心善良的邻居们。”他补充着说,语气里流露出对远方家园的无限思念。

    我想他一定非常热爱生活,这个世界在他眼里是那么美好,不象我,曾经憎恨这个世界,为什么给了我生命,却让我什么也看不见,生活在茫茫的黑暗中,孤独无助。

    现在好了,终于有了希望,我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感觉生命有了希望。

5.jpg

    纱布一圈一圈被缓慢地解了下来,我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手心有汗在微微地往外冒。医生鼓励我慢慢地睁开眼睛。房间是那么的安静,我竟有点犹豫。

    “妈妈,让我抓住你的手。”我想让妈妈传递给我一点勇气。

    我曾经是那么的渴望能看见这个世界啊,可是,现在突然害怕起来,害怕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不要害怕,宝贝。”医生轻轻的笑着,开导着我,那温和的声音让我想起了光明。我急切地想看到他,就慢慢地睁开了眼。

    房间里的窗帘已被拉上,灯光也很柔和,可我还是感到一阵眩晕,赶紧又闭上眼睛。可是,那柔和美妙的光线那么强烈地吸引我,战胜了我的恐惧,我忍不住再次睁开了双眼。周围先是模模糊糊的一片,有许多身影站在眼前,然后才渐渐地变得清晰。

    我终于看到了妈妈的样子,满眼的关切,喜极而泣的眼泪,眼角有细细的皱纹,就象我平时摸到的那样。妈妈习惯地紧紧搂住我,一句话也没说,反反复复地抚摸我的头,最后竟然控制不住呜咽起来。

    窗帘拉开的时候,阳光争先恐后地挤了进来。我眯起眼睛,终于看到了温暖的颜色。

    我跑到窗前,用眼睛贪婪地扫射四处,我看见绿色的草地,盛开的小花,穿条纹服的病人,远处花园中央的长椅。我突然回头,“妈妈,我想看看同病区的光明。”

    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一个女人却呜呜抽泣起来,从我的眼睛能看见东西开始,这个女人就站在人群中注视着我,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

“这是光明的妈妈,光明的眼角膜现在就在你的眼睛上。”妈妈对我说。

  那个女人哭得更厉害了,妈妈转身去扶住她。

“那光明呢?”一种不详的感觉紧紧地揪住我的心,脑子一片茫然。

  “这是光明临走时写给你的。”她把一封信递给我。

  门被轻轻地带上,房间里只留下妈妈和我,寂静一片。

   我静静地坐在床边,心里一阵莫名的痛,习惯性闭上眼睛,用手摸着信封,这封信光明也曾摸过,我能感觉到他留下的余温。

   信被打开,妈妈轻声念着:

    宝贝,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其实,我一直很消沉,当马上要临近高考,我突然得了白血病,而且是晚期。我们一家陷入绝望的境地。看着周围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我却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心里锥心的痛。

    爸妈厂里的领导和他们的同事对我们非常关心,积极捐款,让我们马上治疗。

    他们的真诚帮助,让我和家人非常感动,可我知道生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渺茫的事。

    当我决定要捐眼角膜时,妈妈哭了。

    而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我知道,我的眼角膜将要移植给你。那天下午,看见你安静地坐在窗边,阳光洒在你的身上,你那淡然的神情,象个天使。那一刻,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个等待死亡的人,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将要重生。

    很高兴与你共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看着你对一切充满好的样子,真想把一切快乐的事情与你分享,只是时间太短,我也太累。

    宝贝,复明后,请带着我们的眼睛,到我的故乡去看看,那里不仅有与美国大峡谷相媲美的长白山大峡谷,还有秀丽的白山湖,更有一个中国水利工程建设行业的排头兵企业——中水一局。我从小在那里的子弟学校读书、成长。那里有我曾熟悉的一草一木,是我无限留恋的地方。去看看我熟悉的童年伙伴和那里善良的人们,我更想看看白山湖的变化,那个给我快乐童年的家园,那个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可惜今生,我是再也回不去了。

    宝贝,请好好保护我们的眼睛,我也永远记住你的样子,天使的样子。

    在天堂,我很幸福,真的!


    当妈妈念完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光明,我记住你说的话,一定好好保护我们的眼睛,从此,我就有了两个妈妈,也有了两个故乡。我一定会去你的故乡,看看你曾生活的地方。

    当光明的妈妈再次走进房间,我紧紧地抱住她,泪眼模糊中仿佛见到光明,高挑的个子,清瘦的身影,深邃的眼神,浅浅的微笑,迎面向我走来,就象那个初夏的午后。

(配图:几米漫画《恋之风景》)

  作者简介:

  张昆,男,笔名:虎燮。36岁,1981年5月31日出生,陕西省西安市人,大学文化,现为陕西西安一家国有机械厂普通职员,搞机械制造加工方面单位宣传策划工作,同时也兼任媒体联盟时代名家陕西版主编、西部网络作家协会会员、西部网文学社常务理事/首席编委、意不尽传媒中心理事、望月文学杂志特约作家、中原文学艺术学会《中原风》报副主编、《细鳞河》文学报编委/陕西版主编职务。从1998年开始创作文学舞文弄墨写些文学作品的文章,迄今为止,已有不少创作的大量文艺作品发表数百篇之多。其中,部分创作的优秀文学作品还屡屡获文学大奖,在同行社会大小报刊和企事业单位宣传中产生了感动广泛影响和轰动性效应良好口碑,即使到达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在迫切努力,也希望得到各方行业和企事业新闻宣传单位主管上级部门的鼎立支持和欢迎。
(编审 杨海卿  责编 邓晓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