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2116066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01|回复: 0

人过名 西府奇人最荣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9 21: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吴万哲先生“西府奇人”系列纪实文学点滴感想
杜水流

微信图片_20190209211735.jpg

吴万哲

吴万哲先生近年花去大量时间和精力,为西府民间凡人中的闪光者留声,为纷尘和光者立传。这是一种值得敬佩的行动,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不事富者贵者权者金玉的光鲜,而着眼于田间地头、市井街坊,为凡者做歌,为拼搏者鼓喝,这是难能可贵的,也体现了文字的良知。
我与吴万哲先生初见是近三十年前的事,以文字爱好者的身份陪着文学前辈,在麟游县衙里拜谒了他,现在回想如同追星的人遇见了天王刘德华,这个印象深深镌刻于怀。近日有幸,再次相遇。经过岁月霜花洗礼,他已不复当年的英俊风采,我也已脱去稚气的青葱。他谦逊、文脉厚度已达臻境。去岁只是慕名而已,不曾见得其文思的深浅、文采的倜傥。今日细读他“西府奇人”系列纪实文字,柔软文字的神奇力量,有震撼之电穿过胸脑。感觉,其文正,以春秋笔墨,为凡人立传,不媚衔高、不慕金海。其笔纯,以实地访贤,反复推敲以证正果,不走偏锋,不虚为凭。其意远,让奇人点滴荣光,撷采于正红,以念过往,人留名雁留声,以代司马做歌做传。其墨熟,胸藏万卷书,墨染青缟练,世事洞明、人情达练。如是而视,大家著言。
我特喜爱他的万言纪实《付可一:一个农民科学家的悲喜剧》一文。此文新年伊始新鲜出炉,付可一老先生的事迹经他的文字,让我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同为底层人,知道一个疲于生计的人,为了科学研究去默默地坚持,这是多么的不易啊。付老先生值得敬佩,她的老伴更是值得尊重。虽然他们知道这些研究真的不能改善他们的生活,但是爱是一种力量,她的支持,使付老家庭和睦,才能淀下心来去研究。他们安贫乐道,才能挤出赚钱的时间和心思一心地为了这个可敬的爱好献身。
微信图片_20190209211745.jpg
在我心中 ,曾经有一个梦。
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 ,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当看完这篇文章后,这首歌在我的耳边盘旋。
付老先生的身世,一个西府岐山的农民,也就是我麟游边边不远的地方。1944年出生的人,也就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作为一个成份不好的孩子,他们的命运要跌宕起伏。作为一个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娃娃媳妇热炕头,安分守己的活着也许会安逸的多。
能禁锢人行动的不是环境,而是思想。爱我所爱,无怨无悔。付老先生,如饥似渴地扎进对数学知识的学习当中去了。当一颗红苹果从树上砸到牛顿的脑袋时,万有引力从牛顿一阵小眩晕的脑袋冒了出来。外国人都接受了这苹果的神助。
付老先生被张灯结彩的坠线刺到眼睛时,他也如神助般去追寻悬链线这个光影。多少年来,付老奔波于这个念头,学习、质疑、验证、推算,他发现了现行权威关于悬链线的错误。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在中国已当作国家的政策发了出来,但是真正的做到了吗?当北大才子陆步轩被折腾成屠夫状元时,别人不管说啥,我心里会说扯犊子吧,这毁人不倦的,该反省了。
好在付老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被权威认可了。
吴万哲先生写这篇文章的意义重大,作为观者,希望付老的研究不止步于一个悬链线和一个真正的发电机。


(杜水流,原名赵海宁,陕西麟游人,宝鸡市作家协会、宝鸡诗词学会、宝鸡市杂文散文协会、麟游楹联诗词学会会员,麟贝美田诗书画社社长。行走江南,以诗为马。抒胸写意,不改初心。)

微信图片_20190209211801.jpg

(吴万哲,陕西宝鸡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高级职称。中国影视文学协会、中国编剧协会、陕西戏剧家协会、编剧协会、文化创意协会会员,宝鸡作协、戏协、职协会员,传统文化促进会、炎帝周秦文化学会理事,现代文学学会副会长,杂文散文家协会主席。当过教师,从过政,任过县委督察员、宣传部副部长,搞过企业政工,当过编辑、记者,有影视及各类作品300万字,拍摄电影4部、电视剧1部、微电影20余部、栏目剧200余个,编著各类书籍5种,担任多家报刊特邀记者,其中《燃烧到最后》、《难忘的跪拜礼》,微电影《墨宝》《追梦》《新生》《生命的托举》《寻根》《万宾酣梦》,喜剧小品《灭鼠》《山妹》等50余次在全国、省、市获奖,曾获“宝鸡市劳动模范”“宝鸡市优秀文艺创作奖”,享受宝鸡市政府劳模津贴。电话、微信:15891078984)

(责编 许衙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