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2116066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98|回复: 0

坐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9 21: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闰土
除夕守岁,庄户人叫坐夜。
微信图片_20190209212544.jpg
关中西部乔山脚下的我,从记事起,父亲在大年三十晚,就领着我用木盘端上两份做好的菜碟子,去长辈那里坐坐。父亲看望的是他叔父、叔母,我当然叫爷爷、婆婆。和老人拉拉家长,问候一下。因父亲的两个叔父,一个排行为七,一个排行为八,父亲从我刚会说话时就教我叫七爷、八爷, 还有四爷、六婆等等。

我那时最喜欢过年,因为过年能穿上新衣服,还有好吃的,也能拾人家没放响的鞭炮,然后把炮剥开取出黄黄的炸药,用架子车辐条做成的枪,装上炸药,在石头上一磕,啪地一响,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

最高兴的还是我跟父亲去坐夜,只要我一走进七爷、八爷家,叫一声七爷、七婆,八爷、八婆,那好吃的就来了,七婆在我头上一摸,马上给我抓一把瓜籽,给几粒花生,又偷偷塞给我几个“洋糖。”因为我在我门份中是个男娃,又是老大,门份人把我当宝贝看。有时运气好了,在门份坐夜中,还能挣个三毛、伍毛的压岁钱。


小时候,我最爱八婆,她八十多岁去世,那时她在村上活得寿数最大,她老人家经常悄悄给我好吃的,她记性好,念叨起口谱来一套一套的,常我惹得前仰后合地大笑。特别那首“马提扛,绿杆杆,我是我婆心坎坎。” 至今我记忆犹新。

我婆在世时,也曾经说过,三十晚坐夜不生病,一直坐到鸡起,(鸡叫鸣时)烧锅做臊子面,吃完臊子面就去串门子,拜先人(即祖先)再给老一辈人拜年、磕头。

记得那年我五、六岁,在父亲带领下,串完近门子几家老人,回到家快十二点了,我挣了两兜兜花生、瓜籽、洋糖,还挣了一块多钱,晚上我和父亲、母亲,还有弟弟妹妹,围了一大炕,我缠着我婆讲故事,她看我们一伙高兴了,就给我们讲了坐夜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209212549.jpg

相传不知多少年以前,快要过年时,人们忙碌着磨粉炊松糕,做年馍。这事被灶王爷知道后,误认为天下百姓“饱用作食”在糟蹋粮食,便于腊月二十四之夜上天向玉皇大帝言说,玉帝闻听大怒,便命灶王爷下凡告诉天下老百姓,从明年开始不再风调雨顺了,天灾人祸随即要给人们降临。

讯信传来,人们惊慌失措,无计可施,于是全家老小坐下来,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要在一夜间全部吃光,反正过了年后大家同受灾祸之苦。当除夕之夜,家家户户灯火通明,谁也不敢入睡,坐以待旦,接受玉帝处罚。由此便有了“坐夜”之说。

但到了第二天即大年初一,一轮红日打破了人们的忧虑,家家平安无事,人人安然无恙。于是人们兴高彩烈、纷份走亲访友,相互祝福、问候、拜年,这就是坐夜的起源。

我婆还说:“从那以后,人们每年大年三十晚都要坐夜,一是保平安,二是全年不生病。”

记得我十岁那年,大年三十那天,天下着大雪,白茫茫的雪花铺天盖地,天白了,地白了,房前屋后都成了雪的世界,我帮爸爸扫完雪,在院子又搭建雪人,好一派热闹的气氛,下午母亲让我烧烧炕,然后和父亲再到坟里请先人、贴对联,敬六神。我急着贪玩,两个炕筒各塞了饱饱一大笼麦草点着,晩上我们全家出去坐夜回来,又在我婆炕上坐夜,黎明母亲从我婆炕上下去做饭时,她老人家一打开她房子门,炕上席和被子全着火了,屋内弥漫着浓烟,我一看吓坏了,忙把我垒的雪人掰倒,用脸盆端上雪人倒在炕上,父亲又打来了水。火扑灭了,但损失惨重,炕上席、一床褥子、两床被子、枕头都着完了,母亲哭着追打我,被我婆挡住了,她劝母亲道:“己经着了,打娃也没用,火烧财门开嘛。” 奶奶微微一笑说道,也为我解了围。父亲也劝了劝母亲,这事就不了了之。

那时,街道是土路,凹凸不平,又没有路灯,有时我为跟父亲坐夜要跌上几跤,母亲常骂我扑的跟“乌鸡”一样。为了照明我买了个小小的手电,晚上坐夜时带上,再也不跌跤了。

之后,我婆,我七爷、七婆,八爷、八婆,相继去世,但每年留下来坐夜的风俗从没有改变。
微信图片_20190209212558.jpg

以后,每年三十日晚,我媳妇早就准备好了碟子,有凉肉、甜米之类的,让我赶快端上两个碟碟去门份人家坐夜,当然门份兄弟侄子也来我家,我领上我儿子,这边坐坐,那边串串聊聊,常常晚上在十二点、鞭炮声起,才回家,有时甚至一二点,回到家里又坐夜,直到黎明媳妇做好哨子面,吃完后又去拜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迁,我们相继上了年纪,现在坐夜也不单单是坐夜了,三十晚上,外面打工的、参加工作的、还有常年不回家的,都相继回来过年,他们相聚在一块儿,探讨外面的大千世界,交流致富信息。对老年人来说是借烛光回头看一年来艰辛的成果,麦田的长势,雨雪的多少,粮食的收成。苹果的价格等等。

现在水泥街道,路灯两行,家家门前还有花坛,晚上坐夜也不用摸黑了,在也不用拿手电了,每到一家,看到的是高档沙发,大理石茶几,液晶电视,大碎人都拿的智能手机,几乎家家都有宽带,电脑等等。

每到一家,高档烟酒,糖果、茶叶,满桌子的肉菜,让你应接不暇,一坐不知不觉就是大半夜,难得的大年三十晚坐夜。

这都是党的富民政策好,改革开放带来的好结果,当然,农民坐夜的档次也提升了。
微信图片_20190209212603.jpg
(责编 许衙评)

作 者 简 介
微信图片_20190209212607.jpg
闰土,真名杨润杰,农民,陕西扶风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宝鸡作家协会会员、宝鸡职工作家协会会员、西府文学社会员、宝鸡文学网版主,在各种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上百件,多次获奖。

2017年出版散文集《一把苜蓿菜》。2017年参加省文学院举办的《关中片区》作家培训班。

(责编 许衙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