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陕西市政网 首页 文苑艺海 查看内容

又见棉花开

2018-10-10 16:06| 发布者: 陌上花开|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刘春荣

摘要: 作者/ 刘春荣 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晨起,我和老伴沿着废弃的312国道散步,当我们来到古城岭一家人房前,老伴突然指着朵朵白色的花说:那不是棉花?我顺手看去,眼前一亮,是啊,那绿叶丛中显露出来的小孩拳头大小的白 ...
作者/ 刘春荣
    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晨起,我和老伴沿着废弃的312国道散步,当我们来到古城岭一家人房前,老伴突然指着朵朵白色的花说:那不是棉花?我顺手看去,眼前一亮,是啊,那绿叶丛中显露出来的小孩拳头大小的白疙瘩,不正是久违了的盛开的棉花?老伴走到棉花地边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照,我也选好角度拿出手机或蹲下、或猫腰拍照这惊喜的发现。“还给棉花拍照呢?”一个农妇边说边从家中走来。“儿子要结婚了,我种一些棉花给儿子缝被子用。”农妇的话把久违的朵朵棉花从大脑深处的记忆翻出……

1.png
(网络图片)

    儿时家里兄弟姐妹多,生产队分的棉花是有限的,母亲想给我们兄弟姐妹每人做一双棉鞋的棉花都没有,数九寒冬的日子我们穿着单布鞋坐在教室里个个脚都冻烂流脓,凭母亲到邻居家寻找的陈年猪油抹在上面是不解决问题的。为了彻底解决我们的冻伤,父亲在那年开春一气之下把丹江河南岸山坡上栽红薯的一块猪饲料地全部种上了棉花。由于父亲忙里偷闲经管的好,那块棉花长得特别喜人,蓬蓬勃勃,见生见长。就在花蕾绽放、棉花开花、棉桃高兴地咧嘴开怀大笑期待丰收的时候,不知是谁把我们家种棉花的事告诉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路线教育工作队。

    中秋节过后的一天傍晚,我们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晚饭,猛然进来几个带着红袖筒的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他们走到父亲跟前说:“谁叫你把生产队分给你家的猪饲料地种上棉花的?猪饲料地是让你栽红薯,用红薯蔓子喂猪的,你却把它种上棉花,这是资本主义尾巴,必须割掉!”那人说话的气势语调非常坚决,毫无商量的余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父亲气的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母亲走上去跟人家论理:“地分给我们了,种啥不种啥那是我们的事,你们连这也要管?”那人用更加强硬的口气说:“你们不按照统一管理要求种地,是违法的,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告诉你们明天赶快去把地里的棉花拔掉,否则我们去铲除,到那时问题就更严重了。”临走时,那个为首的把父亲叫到跟前说:“老刘,你是党员,更应该听党的话,跟党走!”第二天天刚亮,父亲一言不发地背着背笼,趟过丹江齐腰深的水,把南岸坡上的棉花连根拔了。我们期盼已久,憧憬着冬季穿着棉鞋去上学的美好愿望破灭了。那年严冬,我的脚又被冻烂了!此后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给我留下了畏冬的阴影,直至现在只要谁提到下雪、结冰,我的心里就犯怵。

    在那个盛行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大生产、大锅饭,种地是千篇一律的,一个指令,统一执行,尽管是生产队分的自留地、猪饲料地也只有执行的份,没有自主的权。那一块地种啥,生产队长甚至于大队、公社、县上的头头脑脑说了算,即就是错,也要执行。自留地、猪饲料地必须是按要求去耕作,并不按你的需要去种植,不能越雷池一步。违反了,那就要给你胸前挂个白纸糊的牌牌,写上你所犯的事,然后把你拉到大队去批判,甚至游街示众,那叫震慑,那叫打击一小撮,教育一大片。记得一个远方的堂兄由于家里日子过得贫穷,眼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是没有哪个女娃愿意嫁给他。俗话说:“父欠子一妻,子欠父一葬。”眼看着儿子就要打光棍了,老伯到处托人给堂兄找对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在距离我们五六十里开外的大山里边找到了一个女娃,那女娃和堂兄初次见面之后,给堂兄家提出的成婚条件,除了三百六十元一分不能少的礼金,三转一响的大件,给她们家人每人从头到脚的衣服、鞋、帽子,就是还要一两不能少的十斤棉花。为了给堂兄找到媳妇,老伯都一一答应了。可就是这十斤棉花从哪儿来呢?就凭生产队每年每人分得三五两棉花,一家三口人要积攒到猴年马月才能够啊?再说了人家女娃等不等,那还是另一回事。无奈的老伯就从亲戚家借,一家三两五两不少,七两八两不多,跑遍整个亲戚,找遍了整个朋友,才借到了九斤半,还差半斤呢,那女娃愿意,但家人不行,老伯亲自上门给人家许诺等明年棉花下来,就给人家补上,但人家不依不饶,就差这半斤棉花,那女娃和堂兄拜拜了……

    棉花在我的记忆里,是非常奇缺的。儿时没有啥玩具可供玩耍,我们的玩具就是打石牌,打棒,踢国,再就是打棒球扔毛蛋。那毛蛋是用一大疙瘩棉花揉到一块,然后再用母亲纺的棉线横七竖八的缠成一个大人拳头大小的球状。可那个时候棉花奇缺,就连拳头大小的一疙瘩棉花都没有。每次看到其他小伙伴拿着毛蛋打棒球玩的那么开心,我就心痒痒。一次一个侄娃子看我站在那里看大家玩打棒球,心里过意不去,他对小朋友们说让我也参加打棒球,还说不让我参加打棒球的话,他就把毛蛋拿走了,大家都别玩了。我加入了队伍。哪知刚执第一个球,由于用力过猛,把毛蛋给扔到了大场边的尿缸里了。为给人家赔上损失,我偷偷的把母亲弹好的棉花偷出一大疙瘩,又偷出一撮棉线,缠好毛蛋还给人家。后来被母亲发现了,告诉了父亲我被狠狠的揍了一顿。时至今日,对别人的东西从来不敢随意用手去摸。

    “你在想啥呢?”老伴看我大半天不说话问我。看看老伴,看看这喜人的棉朵。不由再次感叹今天的物质生活丰富啊,没有棉花,我们有羽绒;没有棉鞋,我们有保暖鞋。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真的要感谢党的好领导,感谢这丰厚的物质生活,让我的脚再没有受过冻……
(责编 邓晓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353864290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759706633举报电话:029-32116066法律顾问:咸阳市渭城区文汇法律事务所 梁宏选 律师

备案信息:陕ICP备18005866号 公安备案号 61040202000415Copyright 2017 陕西市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咸阳在线 X3.2© 2001-2016 陕西市政杂志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