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牛”财梦

[复制链接]
1251 0
           “牛”财梦
               王彦春   
   在我生命征程尚未羽毛丰满的时候,正是家境贫困潦倒之时,一向不甘人后的我却霸气十足,立志改变困境,幻想成为一个丰衣足食之人。为了实现这个志向,我在万般无奈之中产生了养殖黄牛的梦想。
   八十年代初,浓厚的政治气氛尚未退尽,人们依然处在被禁锢的阶段。农村始终还是“大锅饭”过着平均分配的日子,于是,自以为是的我耍起小聪明来,谎称自己出外看病为由,偷偷跑到邻县一些村落挣“外款”。纸里包不住火,雪地里埋不住死人。当东窗事发后被“上纲上线”为“资本主义尾巴",警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否则依敌我矛盾对待。"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对自己的“不法”行为供认不讳,并如数把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上缴充公。从此,不敢再“胡思乱想”了。两年后,大队召开村民会议,老粗书记宣布说允许搞互助组,但不是“单干化”,允许大家买牲畜,但不能倒腾买卖,惹的大伙捧腹大笑。晚上我向父亲提出买上一头牛好种地的想法,他同意并把自己大半生的积蓄500元给了我,干叮咛万嘱时说一定要干正事,谨慎持家。这500元当时来说可是一个干部两年的工资啊。他交给我时就意味大权也交给了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也许父亲就是有意考验我,或者让我过早地接受磨练而走向成熟。第二天镇上逢集市,我怀揣“大钱”奔赴骡马市选了一头母牛,经过大半天的磨合,最终以260元敲定成交。当我牵着牛走到镇东头时,一个男子问我卖不卖,我随口说“卖”,他竟认真地端详起来。我的本意是通过这个方式体验一下自己买的价到底合理不合理,谁料在讨价还价中,我们之间竟然以350的价格谈成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卖给了他。碰巧那个买主来了一位熟人问价,当买主说350元时,那人看着我笑笑和买主议论起来。那买主说:碰上这么个笨汉,讨了个大便宜。望着那俩个人我也被骂笑了,真他妈的谁是笨汉,我几步路就净挣90元钱哩。兴奋地我独自跑到食堂点了一碗8角肉,6个3角小馒头一碗1.5角蛋汤共计1.25元,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庆贺自己的旗开得胜。一路上我一个人喜的合不拢嘴,边哼边跑回家,那晚,我选定了这门生意,决意用行动来实现自己的“牛"财梦,成为雄霸一方的"暴发户"。
   又是集会的日子,我踏着晨光朝露步行20余里,在骤马市里猎取新的“牛"目标。骤马市里都是些“人精",做买卖确实不容易,有句行话叫人情一匹马,买卖挣分毫。所以大家彼此做起生意来难也不会让谁一分钱。为了避免直面讨价争的脸红脖子粗,双方便请来“专业"的“伢子"当中间人,"伢子"撩起衣角不厌其烦地进行"捏马子"数指头,直至交易成功,双方心甘情愿地交上5-10元交易费,这天我用350元的本金顺利地买下一头怀了子的母牛,哼着得意的小曲牵着牛回家,绝意不产子决不再卖这头牛。天有不测风云,意想不到的事却在发生。就在我精心喂养了数月即将产子的时间段内,邻家受怨屈被开除的教师,突然跑来请我为他写平反书,说事不等人情况紧急,明天送不上去就误大事。出于情面,我无奈地只好把牛牢牢地拴在槽桃上跟他而去。
   就在我走后的两个时辰后,母牛开始生子了,紧套的绳素使牛无法移动、屁股紧紧地靠在墙上,结果牛钱被活活挤死,为此,我伤心痛哭了,父亲安慰说是财不散,母牛还在,明年又能产一子。村子里人说隔行不取利,盲目下海迟早要倒霉。那位老教师得知后深感内疚、多次上门致歉,半年后他的疑案得到答复,年底时他将一只杀好的羊送来说一则表示内疚,二来对我感谢。原因是我写的稿子市领导看后当即批了有关部门,所以问题很快解决了。一得一失都在不经意间发生,越发使我坚信:只要敢于同命运抗争,就会有新的希望出现。我也深信:“母牛生母牛,十年百头牛"的说法。于是在又一个集市上,我用不到200元的价买回来两头半岁的牛子,以此来弥补那个本不该发生的悲剧的损失,精心的喂养,果然不负有心人,喜出望外的是那头牛,在痛失"亲子"后竟然让身边两头小牛“儿子"吃奶,不到半年它再次怀上了牛子。我兴奋的不得了,打起自己的如意“小算盘”,计算美好的结果。第二年春暖花开之时,我将拥有“四头牛",年底有望六头牛,再产十二、二十四……古人常说,一颗麻子倒江山,我估算十年的话牛将成群,成为一个百万富翁,应该不在话下……。
   这个理想将要接近现实的同时,我致富发财的野心越来越大,我满腔热情地设计出自己成为富梦,于是打起”时间差”并用超常规的生活,倍加努力去付之实施,先是打土窑,垒猪圈,建鸡窝,夜里跑到二、三里的沟底背石头。为将来的那些动物建筑新巢,紧张地做前期准备工作。逢集买猪,用米面和邻家换鸡仔,几个月下来,一切顺顺当当,满院子着实有了生机。
   猪哼狗叫鸡打鸣。虽说人忙的不可开交,苦了许多,但乐在其中,令全村人惊讶不已,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人算不如天算,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老父因身体的原故,迫使我不得不将那些朝夕相伴的宠物们只好出售。“暴富”的梦未圆,残酷的现实摆在了面前。不到二年我垒起了高高的债台。我不得不重新审示自己的坎坷命运与现实,为此“养牛成富翁”的梦在我心中留下沉重的遗憾和“不服气”。
   埋父葬母,人士为安;乃人生重大事情。我艰难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后卷起行李,回首望着自己含辛恕苦昼夜劳作的六孔士窑和那些排列有序的猪圈、鸡窝、院墙以及亲手栽植的瓜果梨枣树时,不禁清然泪下。昔日憧憬美好的“乐园”时而变的那么凄残。一家人和和睦睦倍感温暖的景象不见了。内心顿时激起翻江倒海的巨浪,使我失声悲嚎。
   我怎么也想不通命运是如此的不公平…怀着极度复杂的心情,迈着沉重的双脚向前挪动,说实话去那里?心里一片空白。只所以想离开这个家的真正原因是,孤身一人,难以忍受对亲人的思念、难以忍受见物思情的心灵一次又一次的重创。或许是想逃避情感无形的巨大压力,或许想跳出生活的阴影,就连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我象一株无根的沙蓬随风飘流,几个月后潜在的人性本能,把我带在二爸原来工作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远离都市的深山老林,大跃进时人们在这块茂密的森林腹地,建了一座百万立方的大水库,水库归县水利局主管,管理站只有三个正式工,二爸便是其中一员。二爸很是同情我、也很疼爱我,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收容了我,好在另外两个正式工也都收留了像我一样的苦命儿,同是天涯苦命人,很快我们相识,志同道合。雨天我们钻进森林采木耳,晴天挖药草,不时地揽工当起伐木工。我们常戏言:这是一块养穷人的好地方啊,只有收入没有支出。想买点东西也要跑到二十里开外,平时除能见一、二个放牛拦羊人而外,几乎与世隔绝。冬季里跟着前来打猎的人们,我们学会了做打山野鸡的夹子“翻弓”,学会了下套绳,挖陷阱等本领。为我们生存增添了不少技能。手里积蓄逐步多起来时,我不甘未做完的暴富梦再一次萌动,很快得到二爸的支持。第二年春,水库有二十亩田地无人种,站长很同情我的身世,他们开会研究让我承包了那二十亩田地和公家养的三头牛。我跑到二十里开外的村落雇佣杂工与我一道建温棚搞育苗种起烤烟来。从育苗裁植到打顶、平茬、剥叶、烤干等这些技术活,我通过书本自学运用,一年下来还清了全部外债。
    无债一身轻。那年底,我将剩余全部积蓄从农民手中买回十头牛,神气十足地当起牛老板来,终于实现了我少年的“牛"财梦…
微信图片_20210408112519.jpg 微信图片_20210408112514.jpg
  作者简介:
   王彦春, 60年代生于延川,90年代未闯入文学圈子,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社区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延安市社区文化促进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2008年3月起先后创办《社区文化》月刊杂志,《草根作家》网,‘社区文化公众号平’任总编。
   工作之余先后创作小说、散文,诗歌,剧本等作品散见省内外报刊、杂志。出版专著有:《宝塔山上看延安》、《名胜聚焦凤凰山》、《观涛听潮-乾坤湾》、《山涧溪流自逍遥》、《一路狂风》、《延安草根文化名录》、《延安清凉墨迹》等文集。2007年入选《当代陕西文化名人大辞典》、延安市文化名人大辞典。获”三秦名人”和道德模范”爱心大使”称号。

                  监制:许衙评 编审:刘子纬 责编:刘子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400-800-888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